我要驱魔人第三季之无间永生的结局!!

时间:2019-09-09  点击次数:   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镜面一闪,两个人影同时跌倒在地,都捂着耳朵,显然是听得到小夏说话,她这样一大叫,把两个人都震到了。小夏连忙噤声,心生一计。

  “洪好好,你这模样真是丑。”她小小声地说,感觉洪好好凶恶的向镜外瞪了一眼,而后扑了过来,显然不仅是听到了,还非常生气。眼前,洪好好的脸越变越大,但还没大到可以撑满这个镜面时,就又变小了,似乎是被人从后面拉了下去。

  小夏知道那是阿百,定睛一看,果然又见镜子中两个小人儿又打了起来,只是洪好好气急败坏之下,打得乱了章法,阿百则不再躲得狼狈,有了机会选择方位。小夏只但愿阿百明白她的意思,离镜面近一点,好实行她们的计划。

  原来阿百看情况对己方不利,再这样下去早晚会让洪好好一网打尽,又见到小夏的骨链有很强的符咒力,所以设计把洪好好引入镜子之中,在一个相对较小的空间和她周旋,然后想办法从镜子中先出来,在洪好好还没追出来时,用骨链将她封在里面。

  “你除了美貌还有什么?男人除了爱你的容貌还爱你什么?”小夏继续说:“可惜你死了,你的肉身也跟着消失,司马南也死了,没人能教你怎样附在人身上而成为真正的人,所以你最得意的美貌已经没有了,不过是腐尸和骷髅而已,你在娇媚又怎么挡得住尸臭?”

  “你找死!”一个细小如蚊的声音说,声音虽小。但直刺小夏的耳鼓。她忍住心里地不舒服。接着说下去:“你虽然尽力维持容貌,可是你使用你地灵力,容貌就会变的,不知你和人斗法时照过镜子没有?脸已经全黑了,隔着一百米远都看得见你脸上的皱纹。还有还有,你的眼眶没了,只有眼珠子在转,天哪,一个美人变成这样!哎呀。你的胸部塌下去了,你的腰在哪里?为什么牙齿全暴在嘴唇外面呢?”

  小夏胡说八道,其实洪好好的幻形还一直维持得很好,当然随着她的力量用在他处,外貌上确实有一点变化,不过是脸色变黑,看来狰狞不少而已。可是洪好好太过在意自己的美貌,那是她生前死后最强烈地执念,因为无论是她所贪恋的人世还是她试图摆脱的阴间。那时她唯一的武器。她这个人从没有想过自立自强,从来没想过女性的人格独立,只在意她的容貌,只想着如何对男人保持着强大的吸引力,所以小夏的一番话句句都刺在她的心里。

  她提醒自己不要上当,不要理会,可就是忍不住分神了,而阿百九趁这个时候慢慢扭转了两人地站位。开始时她们是平行站在镜子中的,现在两个身影渐渐重叠了。阿百是背对着镜子,而洪好好是面对着。阿百在向镜子的边缘靠近,洪好好却一边打,一边伸手摸自己的脸。

  话间未落,阿百突然猛敲了一下腰间的小鼓,另一手比划了一个手印打向了洪好好,同时抽身向外。洪好好大惊,突然明白了阿百是要把她困在古镜之中,也明白了小夏一直扰她心神的目的,疾起直追。

  阿百整个身子化为一缕纯白之光,纵身向镜外,可是她功力变弱了很多,又强行对抗了半天,力气早已不够,洪好好见机又快,所以那道白光出镜了一大半,偏偏被追上来的洪好好扯住了尾部。

  “放上骨链,把我们全困在里面。”阿百感觉到红好好已经疯狂,怕对小夏不利,大喊道,可小夏根本不听。她不能这么做,这么做不但葬送了阿百,阮瞻也没办法就了。如果真地治不服洪好好,她也会陪阿百一起死,不能自己逃离!

  “绝不!”小夏回答了一句,小心地用那条骨链去碰撞镜面,既想把洪好好击退,又不想伤到阿百。可洪好好在生死关头狡猾无比,一下缩在阿百的脚下,让小夏碰不到她。

  眼见阿百被拖得越来越向下滑,大半道白光又重回到镜子中,小夏记得不知怎么办好。这个时候,这道白光中突然闪过一道发银的小光,一下弹到了镜面之上,打在洪好好的脸上。洪好好疼得尖叫一声,一手去捂脸,另一手再也拉不住阿百。

  “阿百快出来!”小夏叫。可阿百却突然窜了回去,扑到镜子最深处,小夏几乎都看不见的地方,把被洪好好打落的那小缕银光抢了回来。

  不过是眨眼间,洪好好再度恢复了神智,想跳出镜子,却让小夏以骨链挡了回去。她反向去抓阿百,阿百如游鱼一样闪开,向镜面飞来。洪好好伸手就抓,这次阿百学了乖,化身的白光团在一起,在洪好好的指尖上滑过,猛地冲出了镜面。

  小夏忙不迭的把骨链安放在镜面上,稍晚了一点,洪好好的手已经伸出来了。小夏情急之下,一把那过唯一剩下的那张特殊符咒,用力贴在那对已经枯萎成鬼爪的双手上!

  洪好好长声惨叫,双手化为飞灰,小夏这才连忙把骨链安放好。尽管如此,镜子还是抖动不停,传出尖叫和敲击声。小夏谎得把刚才击退鬼手的符咒也贴在镜面上,同时把阿百画过古怪图形的小树叶也贴满了镜子背面,古镜才安静了下来。

  “结束了吗?”她瞪着镜子,头也不会的问阿百,却听到阿百的呜咽之声。扭头一看,阿百手捧着那缕银光哭得肝肠寸断、撕心裂肺。

  “今天晚上。他救了我。他知道我。他有意识的。”阿百把那银光放在面颊上反复摩挲,虽然没有泪,却让小夏看得心酸极了。那银光是司马南唯一留在这世界上地东西,刚才阿百被洪好好困住,确实是他突然出手救了阿百。而阿百为了他,不惜冒着被永远困在镜子中单独面对洪好好地危险,非要把他抢回来不可。

  “他知道我,他知道我!原来他真的一直陪着我!”阿百悲伤又兴奋地对小夏说:“可是我今晚差点失去他,没有了他。我可怎么度过这些日子,吓死我了。我怎么办,我怎么办?”

  “他不是还在你身边吗?不要怕。”小夏安慰着阿百,突然想起了阮瞻,眼泪也掉了下来,“所以,你一定要想办法把我的阿瞻救回来,否则我……”她说不下去了。

  阿百激动了一阵,对那缕银光吻了又吻。然后重新别在自己的秀发上,看着落泪的小夏说:“因为阿南,我想出了一个办法,但不知道管不管用。无论如何,我们明天就走一趟,不,现在就走。但是我们要带上洪好好,这古镜只能困她几天,留着她。以后要伤害其它人的。”

  小夏当然答应,也不想放过洪好好,于是阿百先托了个梦给村长,然后附在小夏的永生石上,连夜下山。

  路途远,且难走,小夏几乎是马不停蹄地往回赶,没有车就用腿走,好不容易快到金石镇了,那镜子却困不住洪好好了。可能是求生的本能,也可能是司马南的残魂救阿百地刺激,她突破了镜子和符咒及巫符的围困,也出乎了阿百的预料,提前破镜而出。

  正巧是午夜,她能力最强的时候,金石镇外的荒地上,镜子迸裂成好几块,洪好好对小夏和阿百起了必杀之心。其实她早就想灭了这两个女人,可从没有这一刻那么不顾后果,连同归于尽的心都有了。

  阿百从永生石中脱身而出,可她因为一直苦思治疗阮瞻的良策而费尽心力,此刻能力微弱,而小夏,只剩下那一张护身符咒,还在镜子迸裂时飘到一边去了,根本拿不到。

  “阿百你走,快去救阮瞻。”小夏这时候也不隐瞒了,恨不得让阿百立即消失。还差一点点就要到铁头山了,她最心爱的人正浑身冰冷的躺在同样冰冷地山洞中,直差这一点,她就可以救他了。

  “小夏,你一个人顶不了多久,我逃不远。”阿百倒还冷静,自从知道司马南一直在她身边,并不是她自己的想象后,她觉得一起都够了。这一生,连带死去的这么多年,都值得了,现在她只想帮朋友。四下一看,伸手虚空一抓,已经把骨链拿到手里,递给小夏。

  “毕竟有点道行,还算明智。”洪好好气极反笑,“那个已经没用了,上面的符咒力完全已被我化解,现在你们一起死吧!”她说着飞了起来,有如一只妖鸟。

  小夏闻言急忙把骨链抛上了半空,阿百一只手打向半空,另一只手硬接了洪好好一招。半空之中,骨链和阿百的手印撞在一起,竟然爆出了一朵耀目的火花!而阿百则被打得后退了很远,身影几乎散了。

  “叫人来帮忙吗?有什么用!”洪好好冷哼一声,再度扑了过来,此时阿百还在后面很远的地方,荒地上只有小夏呆站着,完全无法抵挡洪好好的雷霆一击,只能闭目等死。

  可就在这时,一条黑影从斜刺里穿了过来,就在洪好好扑到小夏的一瞬间,一柄锈剑却散发出了七色光忙,一下把洪好好震飞了,但她还没飞出多远,持剑之人又连施出好几张符咒。那些符咒飞上天空,幻化成丝丝缕缕地线,像一张网一下把洪好好捆了个结实,并在她的惨叫声中,把她越拘越小,直到成为网球大小,被包大同收在身上的布袋子里。

  这符咒类似包大叔的天罗地网符。布袋也是包大叔常背的。显然包氏一脉有了传承。

  “怎么了这是,几天前还好好地,现在怎么成了小花脸了?”包大同一转头看清小夏憔悴地模样,吓了一大跳。

  看到了包大同,小夏就和看到亲人差不多,全身的力量都抽走了似的,一屁股坐在地上,手指着阿百的方向,“快去救阿百。”

  她嗓音嘶哑得听不清楚。但包大同却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,迅速向阿百奔去。他和阿百有过一面之缘,听说是个很好但又很惨的女人,此刻见她魂体不稳,连忙念起安神咒,化解了她身上的伤。

  “我虽然法力尽毁,可是我这一派就是感觉敏锐,你不记得我最拿手的是预言吗?所以一道这附近就感觉到有正气盘绕。而你那个骨链虽然灵气耗尽。但却和你打得火术同源,所以我想要通知——这位朋友,我也是想拼一下,没想到他来的那么快。”

  “那时你的命中凶中带着大吉。”包大同回答小夏的疑问:“我本是守着你的心上人的,放心,他好得很,除了心脏还是不跳。可是万里这小子先醒了啊,而且像条活龙似的。一点事没有,我今天早上心不安,怕你出事,所以让他带着残裂幡守着山洞,我出来迎你。”

  小夏明白了前因后果,再也呆不住,硬要连夜上山,包大同看他连走路都费力了,只好背着她。

  “阿瞻心脏破碎的状况比较严重。”阿百皱眉,但见小夏就要惊吓而死的模样,连忙又说:“但也不是一点办法没有。你知道地,我的巫术本来就含有救人的成分。在山里,我除了是雅禁,也是巫医,小夏你放心,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的。”

  “有办法吗?”万里问。他早就看到小夏的憔悴模样,很是心疼,可知道她最想要阮瞻复活,所以没有在这个时候去婆婆妈妈。如果阮瞻复活,还是让他去安慰小夏吧。毕竟是小夏为了他,差点丢了命。

  “本来是没有办法的,但阿南给了我启示。这块永生石本来是问情之用,但对修行的人来说,当然也大有好处,当初阿南……”阿百叹了口气,绕过自己的悲伤,继续说:“石头本是无形的,是我把它石化了,送给了小夏,现在要在融它于无形,才能为阮瞻做为补心之用。”

  “要用这块石头必须有真挚的爱意,一点不能撒谎,这点不用试验了,我相信你们彼此真心相爱。可是,要化了这像魂魄一样的灵石,必须也要魂魄才行。”阿百为难地说:“那必须用你的一魄才行。”

  “按理说她不会死,天生缺魂少魄的人不是没有。”包大同说:“可是那些人不是天生精神有问题,就是活不长,小夏,不会也这样吧!”

  阿百摇了摇头,“我不会让她那样的,在抽取她的魂魄时,我会用灵力保证她其它三魂六魄不乱,但是包大哥也要帮我。”

  “你能做什么,看着洞口,别让人打扰,我帮着控魂的时候是要灵魂出窍的。你的作用类似于那个一种嗅觉比较灵敏,个性比较忠实的一种动物。”

  一边的小夏翻了翻白眼,但没有打断着不停吵嘴的两人。包大同失去了父亲,万里在鬼门关走了一趟,这样两人也许会轻松一些。

  “笨,你以为是抽血吗?老实坐着就行,可是阿百雅禁,小夏以后会有什么后遗症呢?”包大同问。

  阿百叹了口气,“她的身体会变差,稍微有点不注意就会生病,而且特别容易招邪。除此外。我可以保证她的生命不会缩短。也不会有危害。要知道,我是拿她身体上代表活力和势力的魄来化开灵石。”

  “就是个娇气包。”万里说,“让阿瞻小心看着她就是了,再说,她本来就容易招邪,多招几次也没关系,阿瞻那么厉害,谁还敢伤害他的老婆。”

  万里守在洞口,包大同盘膝坐在她身边,但离体的魂魄却站在她背后,当阿百的手从小夏的头顶离开,小心翼翼地捧着那一团晶莹的红色圆球跪坐到阮瞻的身旁时,包大同立即按住小夏头顶,嘴里念了两句什么。

  她从不知道魂魄时有颜色的,而且是圆球状,惊奇的了解到原来正是这些东西让她身而为人。有思想、有灵魂、有爱也有恨!

  阿百左手拿着那块永生石,右手托着那一魄,默默念起古怪的咒语,然后把双掌合在一起。就听娇嫩白皙地双掌中发出嗤嗤的奇怪声响,似乎还有挣扎之力,阿百拼命把双掌合紧,念咒语的声音变大,就这样对抗一样地僵持了好久,直到阿百的身影模糊的近乎透明。好像就要散开时,她才打开手掌。

  只见她的手掌中躺着一个淡粉红色的气泡,石头和小夏的一魄已经完全不见。阿百吁了口气,找到阮瞻心脏的位置,郑重又郑重地把气泡按在上面。

  包大同见小夏身体内魂魄已经稳定,连忙跑过去,学者阿百的模样,一手握着阮瞻的脉门,一手轻轻放在他的胸口,然后闭目低诵另一种咒语。

  小夏知道这是最紧要的关头,虽然像凑到前面去,可终究还是忍住了,只在后面偷偷的看。就见早已赤裸上身的阮瞻的胸口处,那个气泡有生命一样的滚来滚去,一直在那到可怖地伤口上转,随着时间的加长越转越快,然后啪的一声碎裂了,像浇在干旱的泥土上的甘泉一样,迅速渗到阮瞻的身体内。

  山洞里静极了,小夏紧张的屏住呼吸,生怕多出一口气就会破坏了整个治疗行动,眼看着阿百和包大同的魂体开始剧烈地抖动,仿佛非常吃力,连影子也渐渐变得透明,又过了半天,寂静的山洞中终于听到了一丝浊重的呼吸!

  小夏的眼泪夺眶而出,似乎连阮瞻的心跳也听到了,望着阿百和包大同如释重负的笑脸,听着万里兴奋地跑过来的脚步声,她幸福地昏倒了。丧失意识前,她想,终于!终于把他追了回来!

  眼皮沉重极了,可因为惦记着阮瞻的伤势,小夏还是勉力睁开了双眼。眼前,一个男人的脸在逐渐放大,用力眨了两下眼睛,旺旺心水高手论坛,竟然发现眼前人正是她的心上人。

  怎么了?他怎么会在这儿?他受伤很重,失血过多,是不可能这么快就生龙活虎的?难道还是没有救回他,现在,现在他在和她上演人鬼情未了吗?

  想说话,可是嗓子一阵干裂的疼,没有说出来,又酝酿了半天,才说出一个字:“你……”

  “是我。”温柔的男人声音在小夏耳边回荡,“你救回我了,我是活人,你试试。”他俯下头吻她,让她感觉到他嘴唇的温热和湿润,“并不是我恢复得快,使你躺了快一个星期了。一直睡个不停,差点吓死我。”

  “我保证我彻底好了。”听她的声音嘶哑,说气话来分外艰难,阮瞻没等她问,就回答道:“明白明白,这次算我欠了你的,会一辈子慢慢还你,放心,不会赖皮的。”他开了句玩笑,强压下心疼之感。

  他恢复意识后才了解到自己死而复生的全部经历,对父亲临死前的救赎、对包大叔的牺牲、对朋友们不离不弃的忠诚、对小夏拼命救他的行为,他的心里充满了复杂的感情,连自己也分不清那是什么感觉。大恩不言谢,他只是暗自发誓,要对得起死去的人,要同样忠诚于朋友,要爱小夏一生一世,甚至来生来世。

  但当他醒过来的时候,小夏却失去了意识,在阿百一再保证她不会死去,只是因为心力交瘁和失去一魄而需要昏睡几天时,他才稍稍放下了心。看着她憔悴万分的睡颜,看着她嘴上都是因焦急而生的火泡,干裂出血,看着她浑身的伤痕,他的心都揪起来了。

  那块灵石有着无比的奇效,三天后他就完全恢复了,并且灵力也增强了不少。这时,他亲自把洪好好炼制成了魂晶,送给了阿百做修炼之用。阿百不能久留,所以没等小夏醒过来,就被包大同送了回去,他和万里则带着仍然不醒的小夏回到了家,一直坐在床边看着她,不吃也不喝,直到她醒来。

  小夏伸出手,阮瞻笑了一下,温柔的抱她起身,感觉他的小手在他身上又摸又捏,直到确定他是真的人,不是幻影,才激动落泪。

  阮瞻任他哭,等她哭够了又细心地喂她吃饭喝水。他知道她目前说话费力,本不想多谈,可是小夏是急性子,就算嘶哑着嗓子也说个不停。

  “你知道吗?我这人生天会做生意。”她的声音听来像个老头儿,可她根本不在意,“我用很小的代价得到了世界上最贵重的东西。”

  “易得无价宝,难得有情郎,没听过吗?”小夏得意洋洋,“我用一块没用的石头和一个魂魄,换来你一辈子的忠贞不渝,不是赚翻了吗?现在你的心上有我的魂魄,你永远都不会变心了。”怕阮瞻因为拿走了自己的一魄而内疚,小夏不着痕迹的宽慰他。

  “像个娇气包一样,才能让你心疼啊,算来我还是赚。”小夏满不在乎地说,但马上又愁眉苦脸起来,“不过我现在这个样子,像个花脸似的,恐怕要一阵子了。我的色素沉这特别慢,这些蚊子咬的印子要几个月才能下去。你现在最好离开,我不应该给你看我的丑样子的。”

  “是有点丑。”阮瞻说,看小夏气急败坏的样子,两忙深受抚抚她的脸,“但你知道一个男人真正爱一个女人会是什么样吗?不是制造浪漫、不是甜言蜜语、不是帮她做很多事、甚至不是为她去死,而是在那个女人最丑的时候还想要拥抱她,吻她,就像我现在这样。”他说着就去吻她,缠绵悱恻、柔情蜜意。

  第三季?第一部一共出了八章。你是看的实体书吧。他们在一起了哦,网上能下到完整版的电子书。第二部都出完了(包大同和花蕾的故事,中间也有点点阮瞻和小夏的插入,可以看到阮瞻超级疼老婆的哦)。呵呵。都是HAPPYENDDING。


平特一肖吧| 铁哥心水论坛| 天线宝宝心水论坛网址| 白小姐论坛资讯2头2波| 万众图库118心水论坛| 最快香港同步报码室| 香港彩票开奖结果| 管家婆三肖六码期准| 彩霸王图库彩图| 金吊桶|